星光不离

各种诡异

©星光不离
Powered by LOFTER

【瑞金】哈哈哈假装会有下文

小小的幻想

我们所熟知的两个孩子是主角,可爱的、尊贵的、太阳一般的小皇子金,他还未长大的骑士、伴读、未来这个王国爵位最高的男孩格瑞。他们一起上课,学习算数、凹凸文字书法、凹凸历史、骑术、剑技、弓箭、驯化猎鹰、徒手搏斗,极其偶尔下棋,原因不太好意思说出来,因为我们的王子殿下不太擅长下棋,曾经在王公大臣们面前表现得聪明极了,那是因为前一天晚上的准备,黑灯瞎火的时候两个孩子中总是比较认真的那个逼着另一个背熟了棋谱,尽管第二天小皇子右手颤抖着在棋盘上画圈,在场的诸位还是小小地震惊了一把。除了那位伶俐的皇女,登格鲁国的长公主,她用鹅毛扇子的柄敲打着手心,含笑的眼睛在伴读先生身上打转。格瑞没有和她对视,...

梅林罗曼 处男作战与圆满结局

傻逼故事
我超傻
想写梅莉酱怼医生,不自觉地写长了一点
漏洞百出😭不要打我😖
梅莉出现注意vr眼镜搞鬼注意没什么cp感注意
梅莉酱就是梅林,这样看或许好一点

痴汉生活中的某一天。

医生你为什么会停滞不前呢,想要见面的时候打声招呼就就可以咯☆

梅莉酱伸出右手食指,轻蔑地在罗马尼面前摇了摇。

我偶尔会想一些比较温柔的拒绝言辞呢,为了医生你~♪

真是,真是过分!

罗马尼满脸幸福地在床上打滚,一不小心vr眼镜从头上掉了下来,与地板清脆碰撞。眼前又出现了值班室的天花板,灰色,简约,安安静静,桌上的蛋糕还没动一块,床边上的电脑也没有任何数据,普通地停留在当机页面。

他望了一会天花板,想象了一下毒...

梅林罗曼 (捂脸)

喜欢看黏黏糊糊的东西(×)我没救了
超ooc
别骂我😭
.
.
.
.
.

不行,我不喜欢他

为什么不喜欢

他欺负我 我不要和他一组

你这样就不行了 大家都想和安布罗修斯一组 好不容易才挑出你 你要是把他丢给女生指不定掀起什么大风大浪

那你就要牺牲我……你不是好人……嗬呜…呜嗯嗯嗯哼 盖提亚在哪里 我要回家…

罗玛尼瘪着嘴巴,晶莹剔透的眼泪大颗大颗地掉落

不要撒娇

咕哒说

小孩从捂着脸的手指间看见咕哒皱起眉叉着腰的严肃表情,抽噎着停了下来

他们对峙了一下子,罗玛尼忽然蹲下来不动了,大有无可奈何的颓丧势头

咕哒盯着他五分裤和长筒袜之间的雪白部分,眨了眨眼。

要不是梅林他找...

梅林罗曼 想看可爱的医生

丧病注意,变小以后智力下降超容易脸红的设定😗

.
.
.
.

别老跟着我啊啊啊

小小的罗曼气得跳脚

咦以你君临天下的王者气度当做没看见不就行了

梅林满不在乎地往小茶杯里倒红茶,看面基对象以5cm的身高在桌子上自暴自弃地踱步

这,这样也叫王……(小声)

罗曼低着头生气

真过分啊前几天还说的喜欢人家☆

梅林笑眯眯

那是因为你是梅莉!我想起来了,你这个网……(梅莉:闭嘴蠢材!)骗(小声)……呜

罗曼哭丧着脸,好像一个要蹲下来缩成一团的小蘑菇

你太过分了梅林……

梅林好整以暇地摸摸他的脸

以后把我当成梅莉酱☆一样喜欢嘛
虽然我们都是非人类
以后一起进步就好了

他把罗曼拎起来放到...

[全职] 底限

进一步完善自己的脑洞
简单来说,这个洞讲的也就只有双重幻觉这样的
只不过幻得比较高级
幻到了新的世界,然而新世界里的人又幻到了(自己所渴望的)模拟的旧世界。在这个房子里两人以(幻想的)各种方式相处。

1刻

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洞穴究竟有多深?

我只是,我以为,就像白纸一样,我甚至怀疑我们是否生活在一个虚拟的地方。

指什么?

我们需要一个房子,所以这里有那么一栋;我们需要一条路,所以这里有一条。你真的不觉得——

所以这就是新世界啊!凭空而想,凭空而造,多么具有想象力与创造力。

为什么所有人都愿意相信这个新世界?

难道不是因为原来的生活不尽人意?混乱的元素之力改变了这个地方,它让所有人都...

[全职] 底限

这是一个好玩梗啊
新世界这样,不过应该丝毫不严肃正经,也丝毫不学术
嗯,别指望我这种渣渣能向原著致敬
各种架空,私设如山

1刻
房间那边的男人恰好在这时候抬眼看他,惊人的威压让蓝河低下头。
"听好了中士,待会儿我上那床,你随机应变。"
男人从环保购物袋里甩出一套连衣裙,揉成一团丢在地上。一边迅速脱去身上的衣物一边问。
"你习惯裸睡?"
"嗯,还好。"
中士诚恳地回答道。

2刻
"我是L国人,其实有一段时间我以为你的国家是个淳朴的地方。"

3刻
"我也不是只能想这个办法,但是,现在可是战乱期,有什么比欲望重要。"...

我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提问:

如果我带你回到17岁,你会对那时的自己说什么?

星光不离 回答:

请先带我来到十七岁吧。

并没有十七岁的我,幽怨地敲打着键盘。

低俗怪谈 绪句

无聊写写。

好毁形象

解压之作。

灰色地面的深处血肉纠缠,黑发缠住的活物发出尖锐泣鸣。不知怎样出现的一阵一阵黏黏糊糊地胃疼,踉跄着奔袭,男人扶着垃圾桶吐了出来,秽物流了一地。酸腐的气味有实质般流动。脚底摩擦着一片血迹,黑色破旧的塑料袋中汁水淋漓的肉块不断扭动。他骨头断裂,喘着粗气继续在毫无边际的肮脏地面上奔跑。

万物寂静。

晨光中他从床上抬起头来,正好撞见同寝陌生男子的最后一片衣袂在墙的转角消失。耻骨莫名地发烧,身体由里到外地疼痛。大脑昏昏沉沉,似乎有什么东西呈块状堵在神经元里,太阳穴牵扯着一片不太舒服的颅骨隐隐作痛。窗外黄绿色的光芒被磨砂玻璃虚化成一摊。被子里不断地扑出粉末,飘摇...